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体育播报

回望中国制造三周年_5

2019-11-15 14:24编辑:admin人气:


  三年前的今天,2015.5.19,《中国制造2025》正式对外发布,成为中国制造的统领性文件。它指向了一个十年之约,给出了中国强国之路。

【万字重磅】中国制造三周年回顾
图 | 5.19日发布《中国制造2025》


  三年来,中国制造从来没有如此提气。经历了空前的概念大辩论、知识大传播、蓝图大设计、示范大落地,工业兴国已经成为一种舆论喜闻乐见的现象。世界工厂曾几何时,被扣在中国的头上。而这几年,随着各个国家表达对制造业的高度关注和抢回工厂的回流趋势,我们才发现,世界工厂其实是一个令人着迷的赞誉。

  国家战略反转式树敌

  然而,在国际舆论环境上,中国制造2025却经历了曲线般的评价。
  2015年,这是一个孔雀开屏、百花齐放的时代。德国工业4.0、美国先进制造伙伴计划AMP、美国工业互联网、日本的机器人计划和随后的社会5.0,在国际上交相呼应。犹如仰望夜空,满天星河辉映,万物竞天的美好时代。
  2016年,空气开始弥漫着国家竞争的气息。美的收购库卡,引起德国上下的恐慌,成为最为标志性的转向点。这一年晚些时候,位于柏林的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ICS) 推出了《中国制造2025:高科技霸权的崛起和对工业企业的影响》。MERICS是墨卡托(Mercator)基金会于2013年11月投资成立,专门研究中国问题的智库。对中国,并不太友好。在这篇报告中,70%的自主目标被重点提及。在《中国制造2025》的工业强基工程中提到,到2025年,70%的核心基础零部件、关键基础材料实现自主保障,80种标志性先进工艺得到推广应用,部分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万字重磅】中国制造三周年回顾
图 | 2025工业强基的自主保障目标


  2017年2月美国商会开始发难,发布了《建立在本土保护上的全球野心》,对中国制造2025进行了详细的描述和指责,大量引用了墨卡托报告的数据。墨卡托认为,中国政府正在通过内部或者半官方文件,来引导企业实现自主化目标,从而避免公开违反WTO规则。

【万字重磅】中国制造三周年回顾
图 | 墨卡托给出的中国替代目标


  中国官员已经声称这种替代目标,并不是官方政策。美国商会造的报告也意识到这一点,指出中国政府表示,绿皮书及其设定的目标是不具约束性的。
  实际上,美国业界并不认可这样的目标。美国商会报告中直接点名指出,然而,中国的官员包括副总理马凯,曾经公开支持绿皮书中的策略和方向。和其他标准文件一样,绿皮书表达了中央政府的重点和目标。

  这段ChinaDaily九月份发布的一条新闻,被美国商会报告当做证据,写入其报告之中。
  这意味着,美国人对于我们领导的讲话,做了非常细致的统计和分析。
  2018年,随着美国对外贸易强硬派的鹰派官员上位,特朗普对中国发起了一波又一波的贸易关税措施,《中国制造2025》的十大重点工程成为冲击的焦点。
  《洛杉矶时报》在2018年4月份的一篇报告中指出,美国强硬派代表莱泽希特在3月国会听证会上,指责中国明确地列出一些技术,将投资数千亿美元,获得技术,占领世界。莱泽希特继续说,如果中国统治世界,那对于美国就太糟糕了。
  在美国3月份出台的将近200页的关于中国盗用知识产权的《301调查报告》中,重点讨论的是以《中国制造2025》、《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为代表的中国产业政策。
  随后美国学者亚当西格尔(Adam Segal)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人人憎恨中国制造2025?Segal对比后指出,中国2017年5月份出台的《网络安全法》,让美国跨国公司头疼至极,但这份报告在《301调查报告》中这都根本不是重点,仅仅被提到13次,逆差也只出现了一次,而 中国制造2025则出现高达116次。显然,这才是它瞄准中国的最主要目标。
  中国宏大的制造升级计划,似乎是惹恼了全世界的政府,证实了他们的怀疑:中国政府并不是像那些外交家所说的那样,在寻找一个双赢的贸易关系。在中美竞争的时代,中国制造2025好像成为威胁美国全球领导地位的眼中钉。
  为什么中国设定自主保障率的定额是错误的?Adam分析到,这违反了WTO规则,因为WTO明确反对技术替代。
  而且外方普遍认为,还有更多的中国半官方文件,披露了更多的具体目标和野心。

  中国制造2025如何实现

  中国制造2025,成为国外一惊一吓。
  吓的是,这些发展目标,明确指向技术取代;
  而惊的是,这些目标,如何实现?
  国外一直在发问,中国制造2025将如何实现这些惊人的目标?
  国外担心的是,中国试图掌握整个高科技产业链,但不是通过自由市场获取,而是通过补贴国内产业,以及重商工业政策;在落后的核心技术方面,则由政府推动国外并购、加强合资公司的技术转让协议。
  2015年之后,中国在美国和欧洲的连续并购,引起了极大的警觉。
  2016年9月,TCL欲通过全资子公司以50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美国Novatel Wireless公司旗下MIFI(智能移动热点设备及移动宽带)业务。但这个项目在提交申报两次后均未通过。
  2016年11月,中资(福建宏芯投资基金)收购德国半导体设备制造厂爱思强的计划也被美国否决,理由是该交易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潜在威胁。
  而2016年美的对KUKA机器人的收购,震动了德国朝野上下。
  2017年9月美国财政部官员声称总统特朗普下达行政指令,叫停私募股权基金(Canyon Bridge Fund Partners)收购美国芯片制造商LatTIce的交易。其华裔高管,在今年四月甚至被纽约法庭定罪。
  2018年4月,中兴被封杀。一个国家对一个企业进行赤裸裸地断供,也是旷世难觅的案例。
  这是一个连锁现象中的一环。欧盟在去年7月通过投资限制法案,看上去矛头直指中国和俄罗斯。而美国,看上去也会升级投资审查委员会职权。这些都使得中国正在海外的投资和技术并购,将非常困难。
  布鲁斯金的一个高级官员说,在中国高科技野心的实现过程中,包含了大量使用补贴、市场准入等产业政策工具。这些都使得美国反对中国制造2025的实践。
  就在刘鹤副总理前往美国谈判之际,强硬派美商务部长罗斯5月14日在出席全美记者俱乐部(NaTIonal Press Club)时发表演讲,用数据深度解析中美贸易冲突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冲突背后的根源以及未来预期。我们欢迎合法竞争,但不能容忍基于大规模政府补贴和工业网络间谍活动的竞争。他强调说,中国资助其企业的方式有大约100种,甚至在不需要增长的情况下仍促进无利可图的工厂持续扩张。
  100种,如果罗斯不是信口雌黄地提出这个数据,我们是否真的意识到,政府真的给企业有这么多的资助方式?
  美国人,正在拿着放大镜研究我们的每一条政策。
  需要反思的是,我们本来就是有专项。04专项的数控机床专项。为什么这次引起巨大的震动?外国学者已经意识到此次与既往目标的不同。2006年发布了一份15年计划,该计划的关键概念是自主创新,完全集中在先进技术上。该计划的高潮是在2010年10月确定了七个战略性新兴产业。
  国外专家已经判断出来,中国制造2025不仅仅强调创新,而是抓住了制造业生态;不仅仅是先进制造,也包括了传统制造的升级和现代制造服务。这是一步大棋。

  智能制造工程:超级麦霸

  为了更好地推动《中国制造2025》,国家制造强国建设领导小组启动了1+X规划体系。1是指《中国制造2025》,X是指11个配套的实施指南、行动指南和发展规划。

【万字重磅】中国制造三周年回顾
图 | 1+X配套


  从目前来看,这11个配套的发展已经深浅不一,有的大发展,有的小慢跑,差别很大。智能制造工程无疑是受益最大的一个工程,怀揣着对于智能制造的愿望,它是风头最劲的一个五大工程之首。
  智能制造工程通过综合示范应用和新模式,带动了一批数字工厂的建设。据官方口径,2017年10月已经有207个数字示范工厂。这个数据在2018年5月,微调成208个。目前已经有155家单位向相关行业复制推广了805个项目。
  然而,智能制造工程,在实际操作起来,更像是一个超级大号的两化融合,只是其体量是后者的十倍到上百倍不等。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对两化融合的一次恶补。不同的是,两化融合整体而言,还是一个兼顾中小企业的普适惠民的正常餐,而然智能制造工程则更像是补贴大乡绅的盛宴。
  其中的示范工程,也是毁誉不一。它一方面对于观点的普及、技术推广起到一定的作用;一方面,示范工程最大的缺陷,在于项目的报审制。在这个过程中,大户企业联合大院大所,一起拼凑方案,拿着既有的老酒,重新装入到一个数字工厂之中。许多企业的智能制造项目,根本就是引入MES、引入可视化看板、引入物联网的数采技术。这根本就不是补助未来,这是在补贴过去。
  而且,到底哪种探索之路,才是真正市场所需要的?谁都没有权利去选择市场的竞争者,也不应该剥夺中小企业的智能制造梦想。示范工程的补贴和报审,破坏了这个基本的原则。
  示范会带来很多负面因素。像红领这样的公司,放到市场,让它直接去发光,是一件很好的事情。然而,示范、宣传捧上天的结果,就是这样的公司开始大搞总裁培训班,另外开辟了一条另类的逐利道路。这样所有善意的支持者,似乎都变成不拿钱的托儿,尴尬的身份。
  示范就像是花港观鱼的撒下去的面包,激起水花一片,却是受益寥寥。这种投添鲤鱼式的即兴表演,还是少一点的好。
  好消息是,近三年已突破并应用了4700余台套关键技术装备,开发了1700多套工业软件,申请专利1300余项。初步建立了国家智能制造标准体系,目前已有7项国际标准、74项国家标准正式发布,还有90项标准草案获得国家标准立项。尽管这些标准,要落实还有漫长的路要走,但门打开了,总算是带进来一些明亮的光线。

  创新中心,步履维艰

  旨在推动共性技术的发展,是制造业创新中心工程的艰巨任务。2016年6月,批复成立国家动力电池创新中心,同年12月批复筹建国家增材制造创新中心,制造业创新中心建设由顶层设计进入实施阶段。
  然而,这两家最先成立的两个创新中心,吞下巨资之后,却走出了出乎意料的道路。
  国家增材制造创新中心,是由西安增材制造研究院有限公司筹建。其网站显示,创新能力建设项目2亿元资金及省级2016年度配套资金已经在去年四月全部拨付到位。而在今年的5月11日,这个中心的工程主体结构举行了封顶仪式。

【万字重磅】中国制造三周年回顾

【万字重磅】中国制造三周年回顾
图 | 5月11创新中心封顶


  增材制造创新中心,看上去只是以西交大为主体的大学企业得到了巨大的好处,并且建立了围绕市场的产业链。
  这是一个怪现象。学校本来就离产业化很远(自主创业不在这个讨论范畴),但围绕着这个创新研究院,校办产业却意图在商业化方面走的更远。按照美国制造创新网络所涉及的创新研究院,技术成熟度只在4-7之间,远远未达到可商业化的程度。这样,才可能是共性技术。
  动力电池创新院面临同样的问题,在投下巨资建设生产线之后,甚至有了可以商业化的产品。
  又见新生产线,又见新大楼,这些先行一步抢占无限风光的两个创新中心,在管理机制和战略定位上,给行业留下了不少的惊愕。
  2018年又有三个国家创新中心陆续上马。如何更好运转,其运行机制需要小心设计好。公司+联盟的方式,看上去正在成为一种主流。但这种双轨机制,很难真正落实好决策、知识产权和收益之间的关系。一个参与美国制造创新研究院的机制设计的教授表示,公司成为股东,是一种不可想象的,很难想象这样能够产生前竞争技术Pre-compeTITIon而不引发纠纷。
  更大的坎却是在后边。发改委有国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科技部有国家重点实验室,还有国家认定的企业技术中心,这些已经先行一步并占位明显的资源体系,如何在创新转化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通过重启新体系建新队伍,还是利用旧资源开启新体系?一时似乎难以回答。而地方上的创新中心建设,也是空前高涨。由于原则上,是省级创新中心,才能转化为国家级创新中心,因此各地也是高潮一片。目前48家省级创新中心正在指导培育中。如何弥补中国大院大所改制留下的共性技术欠缺的大坑,我们仍然有太多的问题要回答。

  强基工程

  强基工程,虽然不温不火,从来未曾成为正面焦点。反面教训,却是一大把:中兴事件,上了一堂芯课。
  其实工业软件也非常值得关注可惜它被淹没了,从来不曾引起重视。这次中兴被禁止采购的产品中,就有一个叫做CADENCE的设计软件(它的竞争对手之一Mentor前年被西门子以45亿美元收购)。这是一种EAD电子设计辅助软件,由于芯片都到了纳米的维度,没有这种软件,产品根本就设计不出来。可是,我们为什么不能像呼吁发展芯片一样去呼吁工业软件的发展?因为我们看不见它。而且投资巨大巨大,发展CAD、EDAD、仿真软件要投入多少?没有1000亿,咱们就先不谈了。
  工业强基,如果要说给钱,那么给多少都不怨。这才是武装装备制造业的根本。
  以前一个提法,叫做整机带动零部件发展,就是先发展整机,再带动零部件的发展。然而,在整机带零部件的情况下,整机发展了,但零部件并没有跟着发展起来,许多都是内嵌外货。这是中国有可能大而不强的一个重要的表现现象。
  日本二战后工业立国,开始走的也是整机带动零部件的道路。但是到60年代,日本发现这条走不通,就开始大力支持基础技术和基础零部件。到现在还每年拿出200多个项目支持基础技术,让大家意想不到的是,这里面有50个是铸造技术,就是一般人认为的脏乱差、能耗高的企业。
  当然整机发展,是亮彩工程,振奋人心,容易形成高GDP。而工业四基要么品相很小,产值不大;要么巨资投入,不见效果。这就使得一般政府任期内的领导,也很难大力去支持这样的项目。
  工业强基最大的启发是,不要一味追求集成创新,而要在微小的利基市场上,做正面突破。

  绿色制造工程

  绿色制造工程受到的关注都是比较小的,在2016年6月《指南》围绕传统制造业绿色化改造示范推广、 绿色制造体系构建试点等提出了工作部署。
  绿色制造,本来并不是一个可以单独切割出来的正面战场,它包含在能源结构调整、工厂能耗管理、机器能耗等多方面的工业体系中。
  在美国,美国制造业消耗的能量大约占总能源的25%。因此美国会大力发展高效的电力转换技术。美国制造创新网络的14个研究院中,智能制造创新研究院的一个重要职责就是平台建设,推动工厂能耗的降低;而在德国,由德国机械制造协会VDMA牵头发起的能耗倡议蓝色竞争力BlueCompetence受到了40多个机械制造分会的支持,德国纺织机械、塑料机械等都在这方面表现了高度一致的行动。机器能耗低,正在成为德国机械的另外一个杀手锏武器。
  《指南》中也提到了实施基础制造工艺绿色化改造。这显然跟强基工程有关,而这又是根本。

  高端装备工程

  高端装备瞄准了大飞机、核电、电网、先进轨道等十一项。三年下来也是呈现了不少结果。据不完全统计,实施中国制造2025以来,近三年已突破并应用了4700余台套关键技术装备。
  但高端装备,看上去都是国家大计的建设,除了医疗、高档机床和先进农机这三项,其他八项都是国家级攻坚工程。
  发展高端装备,也需要大力发展专用装备。现在很多的装备都是通用型的,针对用户的专用装备、专用的工装现在研究得还很少。但实际上,国内这一块的需求量很大。专机的特点是必须跟用户结合起来,需要了解用户的工艺特点。
  例如,作为机器中战斗机,机床已经算是一个普遍应用的设备。但机床企业,本来没有规模化的概念,国外的这些企业到一二百亿就是很大的企业了。沈阳机床在2011年达到了180亿,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但不能再突破。这个行业,不太可能出现一千亿,跟工程机械、汽车产业完全不同。
  它很难成为一个GDP大户,更不太可能成为一个形象工程。然而大量的这种专机设备制造商,却是德国隐形冠军的奥秘,这也是我们艳羡的德国装备制造业的基础。根据机械工业信息研究院的统计,现在机械工业产值两万亿是专用装备,而四万亿则是通用装备。这个比例不调整过来,供给侧改革的高质量发展,难言成功。

  两个行动指南

  1+X中有两个行动指南。服务型制造,发展的比较缓慢,算是颇为悲凉的一个。服务型制造,在概念上一开始就必须要跟既有的生产性服务进行切割和区分,这是两个部委之间微妙的结果;在实践中,则被智能制造工程轻松地击倒,因为它从语境上不占任何优势。智能制造只要稍加概念上的推演,立刻就可以杀入到服务型制造的领域;而从去年年底火爆到天的工业互联网,几乎完胜,将服务型制造踩在脚下。
  服务型制造,是制造业追求利润、高度竞争的一个自发结果。英国罗罗发动机在1997年启动了秘密武器,一举打败宿敌GE获得了日本全日航的全部发动机订单,而此前全日航用的全部都是GE发动机。这一武器,打的GE满地找牙不知就里。其实罗罗开始使用的一种全新的销售策略,叫做全程式服务(TotalCare)。它在报价发动机价格的同时,会提供几年免费保养的承诺。这是发动机远程运维鼻祖。它彻底地颠覆了制造与服务之间的关系。后来另外两家发动机供应商GE和普惠都采取了相同的做法。在当下,因为工业互联网的快速发展,GE的故事更加广为人熟知。然而,这是在20年前企业竞争的自发结果。那个时候,没有服务型制造。
  质量品牌提升行动,这也意味着中国的弱项,一直未能得到解决。质量问题本来是企业生命线,无劳国家来反复强调。值得注意的是,质量问题不能靠工匠精神来解决。而且,工匠精神不能上升到道德问题。扯着嗓门喊工匠精神,是把质量问题的本质,给掩盖起来。
  工匠精神的形成是一个复杂的产品交换和社会反馈机制的命题,它的形成离不开社会评价的荣誉和消费者的利益反馈机制。

【万字重磅】中国制造三周年回顾
图 | 工匠精神的蝴蝶模型


  工匠精神的需要通过系统的社会体系发生放大作用,体现在保护产权、有尊严的活着(有优越感,包括收入,或者荣誉)、有社会等级等。只有这样,工匠精神才能真正地在当下的社会土壤中发扬光大。
  中国互联网软件界的码农程序员们,应该是世界上最好的工匠。他们给中国用户提供了最好、最舒服的界面,各种手机上的APP,使用很好,bug很少,也就是质量很好。快速的用户反馈和快速迭代,给了工匠最好的反馈精神。最重要的是,他们也获得了物质上的回报。
  竖典型不如回归故里。质量其实只是一个表明现象,它是一系列行动产生的结果。回头看看丰田在上世纪60年代就启动的丰田生产方式,回顾那些杜绝浪费的令人窒息的持续改善直接的结果就是质量提升。如果去看看日本在1960s-1990s所做的精益改善和工业工程的努力,以及众多理论的提炼,此一刻,我们会感觉中国的制造理念,至少落后30年。
  技术,暂且可以放到一边。

  四个专项

  四个专项中的医药、信息技术、新材料可以一跳而过。生物医药已经成为真正的产业制高点,它所处的产业价值链远高于汽车,成为美国优势最为明显的领域;信息技术正在成为无处不在的制造业使能,而新材料,在中国正在以折子工程的方式,成为关注重点。
  值得提一下人才专项,这向来都是最弱势的话题。最近各地哄抢大学生的现象,让人感觉很开怀。作为全世界大学最多的城市,武汉一口气抢下30万高校生,并给出了各种条件。当然,抢高校人才,还只是一种朴素的拯救城市人口的行为:与其在说抢大学生,不如说在抢城市人口。沈阳的人口大量净流出,直接就会带来城市活力的下降。尽管大学生从毕业到职业熟手,还有太长的路要走。但毕竟是一个好的开端。
  还可以有更好创新的路径吗?美国数字设计与制造创新研究院DMDII,在今年推出了一份面向制造升级的数字人才报告,详细地规划了数字人才的64种角色和岗位描述,基于数字企业重新划分了各种数字人才的位置。这给了我们很好的启发,面向未来的制造,至关重要的是,是否有足够的人才去匹配。随着德国工业4.0的普及,德国工业也深感数字型、软件型人才的不足,与技术发展不匹配。这也是我们同样会面临的问题。富士康曾经让100万机器人上岗的豪言并没有真正落实,倒是数字型人才缺口有好几万。
  数字型人才,你到底需要什么技能?需要在人才专项的后续发展中,来仔细回答。

  智能制造进入空灵语境

  这两年让我们抓狂的那些智能制造相关热词,四处飘荡: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网/物联网、两化融合、两化深度融合、互联网+、工业云、新一代智能制造。
  工业从业者开始在车间里寻找可以智能化的金属、塑料和导轨;供应商给所有的产品和服务都迫不及待地贴上智能制造标签,智能物流、智能夹具、智能仓储,各种软件如果不智能,都不好意思推荐给客户;演讲者把以前所有的PPT材料,将X批量换成智能X。
  智能制造不像是在搞制造,而是在搞智能。工厂里面哪里有什么智能?不过是自动化而已,信息化,加上一些物联网的手段和一些数学分析而已。
  中国整个制造业水平比较低。能够进行智能化改造数字化车间建设的,可能不到10%20%。许多传统产业还在用手工来加工,用图纸传递设计思想,用excel表格来传递数据。最基础的一些数字化的东西,信息的传递都没有变成数字化,如何能够向数字化车间、数字化工厂转型?
  机械工业信息研究院曾经做过一个研究,日本、中国台湾地区在七十年代、八十年代人均GDP达到6000到1万美元期间的时候,他们都开展了工业自动化的升级运动,这为它的工业化深度打下良好的基础。中国2016年的人均GDP为8260美元,正是自动化和工业工程应该大行其道的时候,断然不能忽略。中国并没有形成一个大面积的推动,很多企业无论从生产流程、生产工艺等方面差距还是很大。
  除了技术上的导入以及产品的优化、改造,对企业而言,更重要的是思想突破和组织的变革。智能化改造,如果没有管理上和组织上的革新,将见效甚微,难以享受到智能制造的红利。
  与其学习智能制造有多柔性,不如直接学习丰田生产方式的小批量生产。丰田早在1961年,就意识到了即使是大量生产的订单,也会采用小批量生产。这就意味着,车间中将发生无数惊人的微小创新那才是工业化的根基。
  然而,概念在中国却无人马虎应对。因为这可不是小事情,每一个新的概念背后都会有利益集团的身影。

  工业互联网放卫星

  工业互联网在2017年下半年意外走热,在2018年成为最大的概念黑马。

【万字重磅】中国制造三周年回顾
图 | 百度指数的热度对比(蓝线为工业互联网)


  根据百度指数,在2018年3月,工业互联网是智能制造的四倍。然而工业界不需要去了解百度指数,从各种政府铺天盖地的文件中,就可以知道工业互联网有多热?广东、浙江先后回答了这个问题。
  浙江的目标是,到2025年创建1个以上跨行业跨领域、生态型的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工业互联网平台,30个行业领先的特色工业互联网平台,开发集成10万款工业APP,连接工业设备数量达到2亿台,上平台企业数达到30万家。并且给出了各市企业上云2018-2020年的详细分解地图。

【万字重磅】中国制造三周年回顾
表 | 各地2020卫星云图(来源:综合整理)


  这算不是放工业卫星?去看看各地政府的实施意见,从《中国制造2025》公布以来,各地经信委一般都是继承了国家指导意见,并且形成地方加强版、土豪版。
  中国著名史学家黄仁宇在总结隋炀帝的功过时候,指出了文官管理的一个关键性技术性问题,隋朝官吏以理想上的数学公式向下笼罩,功效如
  何,全靠租庸调的税收做实际考核的标准,这方案已经发动为一种群众运动,也不容易适时收束,于是矫枉必过正。始于隋朝的科举制度,开创了全新的选官方式:各地的管理均由中央派出,而为了应付中央吏部的考核,给地官员不得不纤介之迹,皆属考功。
  1400多年前的做法,现在看起来也是触目惊心。然而这终究不是隋朝的宿命,这几乎就是中国千余年的巡回,黄仁宇继续写到,传统的官僚政治表面管辖广泛,实际掌握不深,其行政效率靠由上至下加压力,并非循照经济原则,所以只能铺摆场面,对数目字无法精密核算。
  问题在于,地方政府设定的数字目标,首先有人造浪的浮夸,其次是明晃晃的技术取代问题,最后一个是补贴路径的问题。后两者都给了国际贸易体系下授人把柄的机会。
  除了上文墨卡托报告中那个被广泛引用的70%目标,五大工程中的智能制造工程中,也提到了这样的目标。

【万字重磅】中国制造三周年回顾
图 | 智能制造工程指南中的目标


  智能制造工程中提到了具有知识产权的智能制造核心支撑软件国内市场满足率超过30%。
  这个目标,我们是否能够实现?
  当下最为基础的高端工业软件如三维CAD软件、PLM,中国占有率恐怕不到5%,高端CAE几乎全军覆没。而且没有任何改善的现象。这个需要去反思,我们似乎设定了一个不可完成的目标,吓坏了国外认真研究每一个数字的学者和政客。
  这让中国在国际舆论上所经历的反弹和抵制,几乎是必然的。地方政府或者某些行业一些大而不当的目标和公开的补贴手段,无疑成为国外舆论施压和反制的重要证据。
  工业互联网为什么会成为一种数量的游戏狂欢?因为它可以制造一种简单的数字指标。在一些省份的企业上云的目标中,阿里、三大运营商、华为云,就能占到95%。这种云,跟工业互联网到底有多大的关系?

  三年豹变

  然而,即使《中国制造2025》成为发达国家抨击的目标,也不过是一个干扰而已,并不耽搁这样一个正面进攻中高端价值链的国家制造战略。只是三年下来,我们需要考量的事情颇多:需要大力普及工业工程思想,让朴素的理念再次成为闪电,工业发展史上那些经典思想,其实并没有过时;少进行示范,那是管理学中最为忌讳的直升机式管理尘土飞扬的运动式;让制造创新中心,重新找回大院大所当年的定位,不能太靠近市场,要成为 听不见炮火的参谋部。离战壕太近,动作就难免变形,做不出适合基础共性的决定;进行上下游结合的绑定创新,弥合甲方与乙方的裂痕(包括废除最低价中标规定),将用户和供应商连接,实现连锁式创新。尤其对于特别需要用户使用反馈的中国工业核心软件而言,这可能是唯一机会;人才行动,必须从通识教育到专业突破。等等。而各种政策的对外表达方式,也需要仔细斟酌,从现实出发,从符合国际规则的角度出发:要知道,中国制造正处于全世界的学者和政治家的显微镜观察之下。
  为什么德国提倡的工业4.0,可以让中国尊为圣明,让德国供应商以工业4.0卖出更多的自动化、机械设备和产线,而国际上视为对等物的中国制造2025,却让中国制造被视为芒刺?这中间需要做一些技术性的反思和研究,会使得我们此后更好地应对国际贸易环境。
  全世界制造业的西洋镜,都在中国。我们在这里有足够多的实践,让我们一一应用,也一一拆穿。大人虎变、君子豹变、小人革面,这是中国发展自有工业史的一个收获过程。三年厉行,始知路远。
  谨以此文表达草民之心,庆祝《中国制造2025》发布三周年。

(来源:未知)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已推荐
0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www.chinacarsbiz.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研华与中国移动强强联合,打造最佳物联产业应用联盟

研华与中国移动强强联合,打造最佳物联产业应



返回首页